吼吼吼

高中向•岛凉

(源自最近搞不懂的数学题)

        又是不会的题,山田都快要被数学给气死了,一项还没掌握完马上就要到下一项,他还总要请假出去拍戏,根本就跟不上。无可奈何的去问了知念,然而知念的解题实在速度太快,他却还有很多基本公式都不知道。导致知念在解释了两个小时的log是什么后绝望的摇摇头:“放弃吧,凉介!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别啊知念,请你吃东西!”企图挽回ORZ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相信我不教你,你也会请我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 ...”山田凉介竟无言以对。


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呜呜呜,怎么办,作业都不会写。”山田团子一脸委屈趴在桌子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路过的中岛•山田团子保卫队队长•裕翔先生机智的发现了一幕:“怎么了凉介?哪题不会我教你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,yutti你有耐心教我吗,知念都被我气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着你怎么会没有耐心。”中岛反着坐在山田前面一排,两只长腿一挎搭在了山田课桌底下的横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已经放学的教室只剩下他们,中岛开始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触眼前的人。他将山田旁边的桌子靠拢过来,与山田同坐一排:“这个应该把数字移过去,因为可以运用一条我们前面讲过的公式... 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 借着讲题的名义,两人之间慢慢靠近,中岛甚至不用转头,稍稍往旁边一看就能见到山田来回煽动的眼睫毛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那这道题的话...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凉介,你身上有玫瑰的味道。”中岛说的很认真,目光直视山田的瞳孔,意图在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。要知道这可是他在看了好几部的少女漫中精挑细选的撩妹,呸,撩凉情节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呦,鼻子很灵啊。我昨天刚换的玫瑰味沐浴露,你喜欢啊,到时候发链接给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中岛内心“^ao#hdi*.&#kagxi+”


         表面:“是啊,我很喜欢,是因为出现在你身上我才很喜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,yutti你6死了,是准备写小说吗?诶呦我的作业终于写完了,走吧回家啦。”山田拍掉本子上的橡皮屑,站起身收拾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 无奈的摇摇头,只能跟着起来收拾书包,就在再抬眼的瞬间,中岛的嘴角不禁轻轻的上扬。


       






        从背后能看到,山田的耳朵红的如同刚煮熟的螃蟹。

评论

热度(21)